1
公告1、七政四余培训,招收函授、面授学员的通知 2、精批七政打流年服务 3、七政四余作用 4、长期举办七政四余星命学习班


琴堂指金歌
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时间:2013-10-06 07:13:40   作者:   查看:

分享文章:


 总论 [琴堂之法,独取空亡为最]


人生富贵皆前定,干系身与命。
此二句乃一章之纲领也。凡人富贵贫贱,寿夭贤愚俱是五行排定。盖干系在于身命二主星也。命即命主,身即身主也。

逢生坐实占高强,名利两荣昌。
身命二星,须要逢生曜,坐实地,占高强之地,则富贵两全。曰逢生者,如子丑宫。坐实者,乃主填实于四柱支辰是也。曰高强者,乃命宫财帛田宅,男女妻妾,官禄福德七宫是也。《五星论》曰:若论五星无多诀,先从命主无多说。世人只论当生是,死法原 来不知活。内外两台君且听,命主入身身入命。互垣须是福来随,管取一生常吉庆。

身命逢官是贵人,登驾近明君。
身主星与命主星会逢官禄,主星者及天元禄主者,当为金紫之贵也。登驾者,言近天子之驾而近君也。主其贵非常。

身命临财万顷田,官禄喜居垣。
身命二星同入财帛者,巨富官禄互居垣者,大贵合格。纵逢煞星,亦富贵。乃须看虚实以定其轻重。如子宫安命见木,寅宫命见金,卯宫命见水,辰宫命见火,虽是杀星,俱作财福。入命或身命主值之,则为身命遇财福,是用煞为权主平生仗义假公贪名好利以致富贵也。第过则不吉矣。

福星守福为真福,官曜居官作显官。若是命身无驳杂,定知享福弗艰难。
言身命逢福守福为真福,遇官而居显官,皆要命宫,无杂可也。

身命得助嫌虚脱,会逢煞空发。
身命逢生曜,谓之得助。最喜坐实地却嫌虚脱,即空亡也。若遇难星则又喜值空虚也。且如卯戌宫安命,火罗木气月同躔子午之宫,是得助也。若是甲寅旬中生人,乃子丑为空亡,则是虚脱,反为破耗之命。如火罗与水孛同守子丑,则谓之会煞逢空反发福。或值流年身空,同此断。

身命遇煞不逢空,处世有刑凶。
此申上文之意,言身命二空遇煞,逢空则平生发财福。若坐实则有刑凶。如寅卯安命,木气为主,与金火同躔卯辰二宫及八字中。又有卯辰二字填之,则是生实。不逢空则祸必矣。余仿此。

身命日月要入垣,失宫福不全。
四主俱要入垣则能为福。若失度落陷,虚弱反背,纵吉亦欠全也。入垣者,即土在子丑,木在寅亥,火在卯戌,金在辰酉,水在申巳,日居午,月居未是也。凡看星辰,以日月清净为第一。盖天地之日月如人之两目,精神所聚,须要明朗。若与煞难同行,不 失明则早丧父母。次看身命宫,逢恩官财福则富贵,反此贫夭矣。

身星最紧命次之,恩福要相宜。
五星以太阴为身主,盖太阴为母象。凡人之血肉筋骸,则母之所遗,故以月为身也。实较重轻,体用自觉,身为最紧,故斯表而出之。以身为先,以命为次也。且天之所赋为性,人受为命,岂可差殊而观。要与命同其好恶,然又须恩星并福曜相扶持,而拱夹身命,方为至妙也。

身星若陷总无凭,福禄要身承。
大抵身命二星,吉凶祸福,须相等而无偏胜之理。然膺爵禄享荣华则在于身,故财帛官禄虽好,身星落陷则亦无,如之何矣。而亦无长久之福寿也。

田财官禄与身宫却与命元同。
凡田宅财帛,官禄及身主,当与命元同论休戚。此又以命元为重,身元为轻也。大概为承富贵者,身也。致富贵者,命也。故取用侔矣。如子丑宫命喜火罗,忌木气,余以类此。盖生命之主星,亦主田财官禄。身主克命之星,亦克田财等星。此即五行颠倒之法,是人家之理。譬如人马但亲爱主家之人,则兄弟子孙奴仆见之亦相亲爱。其憎恶之主家之人,亦憎恶之。

鲁邦立业水同镇,官福俱伤尽。
戌属鲁分镇,即土星。戌宫安命,以土为官福主,水为难星。若同度共宫,则反受克被伤。此亦上章之意。

身命辰酉都属金,最怕火罗侵土生。金水亦生气因金,亦同类。火畏财帛,喜土生,但依身命行。
此盖身命辰酉二宫也。如二宫安命,其官福皆喜土计,男女财帛并畏火罗,以能克命主之故也。辰酉属金,以身命为主。

火能生土,亦生金,上下究原因,识得五行颠倒。颠方是大罗仙。
此论子丑宫命,例同土。但命主喜者,身主,限主亦喜之。命所忌者,身主,限主亦忌之。妙术浅见难识。盖物随化类以通神知妙者,孰能如之。

秦晋楚宫关土计,真是太阴忌。
秦,未也。晋申也。楚巳也。此三宫安命,以月水孛为命主,并用土计为难星,太阴又为三宫之身主,又以为忌关者,难星也。

周邑立命木气逢此,乃太阳凶。
周邑,午宫也。若午宫安命,以太阳为主,太阳象君诸星不敢犯之,惟木能掩其光,故为凶也。醉醒云:只怕成林木作殃。

七强五弱十二宫,俱忌难星逢。
凡诸各位并不喜逢难星。虽为祸,有轻重,而妨害无亲疏。如卯戌二宫以水孛为难,若水孛在命宫,则平生晦滞或多疾。如财帛见之,则不住财或悭吝。兄弟宫见之,则寡兄弟,少朋友。田宅宫见之,则破祖业,克父母。男女宫见之,则男女有害。奴仆宫见之,则小人不足,因福而致祸也。夫妻宫见之,则妻妾丑貌有克。疾厄宫见之,则官刑疾病,中年暴卒。福德宫见之,则贫贱劳苦。相貌宫见之,则无貌破相已。上各宫所遇虚实仔细参详,祸福无不验矣。学者不可不察。

年月日时为贵地,祸福皆非细。
日月五星守照四柱,则福不可量,凶则祸不可测,故曰非细。逢身官禄,田财,福德,恩曜有用之星,则为人仁厚忠信,富贵有寿。值八煞,奴仆,闲极无用之星,则为人凶恶贫贱,丑陋夭折。大凡天地有星,斯为我用,他处有星,弗为我有。更胎宫有吉星,为生成富贵,有恶曜则出于贫贱轻薄,或生背父母,或母不明。

四柱有星强四正,灾祥祸福应。
四柱支辰,有吉星或凶,惟居之胜。居于四正强宫为祸福,则如影响。

七政四余分喜怒,逐一细详过。
七政者,日月五星也。四余,气孛罗计。其喜怒好恶逐一细详。盖火罗性最速,遇之即发,亦易退。水孛性最迟,过了方发,亦难退。木气土计性颇迟,却耐久。惟金星日月自始至终。火头孛尾最为利害。

胎上逢恩非凡裔,庶出孛罗计。
胎宫如正月生人巳上,是若逢恩星守之,非乔木,故家之裔乎。盖四余值之,则祸生庶出轻贱。

胎宫带杀克日月,未产先流血。
如十一月生人,则卯为胎元。或辰,酉,午三宫复以火为煞。若火与日同躔在母腹中,便主伤。父与身同躔,则母必不免于产难也。若火与命元同宫,则百日周岁有关难脱能过此,亦大幸也。

胎中蓦越稍减轻,产际主虚惊。
如子年生人则子为岁驾,亥为蓦越。若七月生,亥又为胎宫,虽不见煞临产,亦主虚惊。如见煞,祸莫量。

马前冲蓦诸神煞,直难祸尤烈。
如子年生,则子为驾,丑为天空,亥为蓦越,午为冲,此四宫之祸福最紧。诸煞临之,为害莫当,更逢直难之星,凶祸尤甚。大小二限遇之,必主恶亡其或禄马官福。及有用星入此四宫者,则为祸,亦不少直难,即直头星也。

大凡驾上喜日月,诸煞分优劣。
岁驾上最喜日月居之,不论有用无用,皆能为福。盖太阳象君父,太阴象后母,岁驾乃至尊之位。盖君后父母居之,岂不为子女之福乎。故克合之者,无不聪明,其余星辰各有善恶如恩福财官所居则能为福煞。难所临则必为凶祸矣。

月支一字看身逢,行限看西东。
月建支上,最喜太阴居之,不问强弱,皆吉。盖太阴为身星,即月也。以月居月生,非得所而从其类乎。其为我福,不待言而可知矣。故不须看限道之所,宜在望前,则喜向东南,在望后则喜向西北。凡行大小二限,皆从交生后,始过宫推断也。

命守垣城福伴恩,壮岁秉威权。
垣城即日月支也。若得宫主命主居之,及恩星在福德之宫,则主二十五年以后为秉威操权之人也。

恩临帝座身守福,晚限承天禄。
帝座实时支也。若值恩星临之,更值身正守福德者,生五十年,后承爵禄初限。若吉,当别议迟速。

福官守籍喜相生,犯籍主刑凶。
籍乃帝籍,亦时支也。若官福二星遇有用之星,相生相助而同守之者,必主富贵。或与杀难共登籍侵犯者,必有刑伤矣。必须验其身主或强或弱,以定其祸福可也。

恩星坐驾少年荣,时逢末主兴。
恩即命母。驾乃年之支辰。如生于子年,卯宫安命,木星飞入子宫是也。若此主少年富贵时,逢之晚景光华。若居日月,中年显达。依此推之,万无一失。

忌曜于斯分头顶,四柱关系紧。
忌即难星。例依上推,然彼吉而此凶。如守驾,则初年艰辛。守日月,中年破败。守末,主孤贫。若杀星居日,尤为不喜。诗曰:三生值杀休逢日,四正临刑怕见刑。吉曜不来相救助,一生劳苦不成人。

禄马贵人所专地,太岁关者是。
禄马贵人所居更为太岁拱夹,或垣城有所关系者,虽在弱宫亦贵。且禄宫谓之崇勋,最喜身命宫,关福德以守之,及日月殿驾拱夹,则膺爵禄而坐享荣华矣。

纷纷格局且休言,最紧是流年。一纪循环遍,原守岁相参。原守当生星也。
大抵诸格之吉凶无如流年,祸福最紧。盖流年太岁,一年过一宫,十二年则循遍十二宫,原守即当生星也。岁即流年星也。凡看命,当看当生所守星,复审流年所遇之曜,互相参究,何者为福,如恩星财福之类。何者为祸,如难星奴仆之类。则灾喜之验庶征矣。此星家之切论,看者尤宜探索。

更将日月加临视,祸福如符契。
不惟一岁之祸福可验,而一日之吉凶亦可见矣。日即值日之宿,月即流年太岁也。太阴为身行度甚速,故日月之灾福系焉。且如命坐己,未,申三宫,以月为主,喜金,水,月,木畏火,罗,土计,看流月值何宿遇亢牛娄鬼,乃生命之宿,则迁官进爵,近贵得 财。遇角斗奎井,乃克难之,星则散祸消灾,脱厄解难。遇箕壁参轸,乃本行之星,则室家和好,事业平安。遇心危毕张,乃本行之宿,则朋友康宁,内外亲睦。遇氐女胃柳,则口舌耗散灾迍。若二限陷弱身命主星逢刑遇杀,必有不测之祸,重病死伤遇尾 室觜翼乃生难之宿,则颠倒灾死血光。若二限空虚身命,主遭恶值难党起凶威,必有异横。乃看诸星性情以定灾福之急缓者矣。其余依此而推。

流年九位逢罗火,家遭回禄祸。
流年,太岁也。九位乃迁移宫也。回禄,火灾也。若太岁行于迁移,遇火罗二星,必主家遭火灾。否则扑祸。如庚申年辰宫命,又火罗二曜同会申上者,即此是也。

行逢限主有生意,贫贱忽富贵。
盖命强主弱守成之命也。限主高命主低创业之命也。故行限须要限,主逢生坐实则能发达,否则寻常人耳。如子宫命行寅限,如与水同宫,则木逢生。此宫限主有生意骤然发福,岂浅浅者哉。

若逢后限不如前,只恐半周天。
假如子限平常,丑限尢甚,行丑限一半,便不能出。以其不能出,知其不能行尽此限,故曰半周天也。大凡限主虚弱或逢煞难及体用受克,此曰平常。

不然限岁定推迁,虚实一般般。
限即大限,岁即太岁。虚者,空亡。不问当生流年,实则以吉言,虚则以凶论。若限遇二恩有用之星,值空则喜流年以实之论也。克我之曜坐实,却喜流年以空之,故曰:虚实一般。假如甲辰旬生人,寅上坐命,木为主星,飞在甲寅,虽是空亡,若得流年太 岁申字填实,则施为称意。或子辰年月,三方限起,亦福用星跳出当年,申限主应难发限宫。又值十年虚魂魄出幽都。幽都,地名,言阴暗鬼神所居。

限主福薄又逢空,非夭即盲聋。盲音望,目不明也。
用星,即限主星也。如甲子旬生,酉宫坐命,行丑限主星在戌,此限主落空。更值甲寅太岁则限空又空。再值流旬星复空,则全无拘束。如朽索之驭六马,幼逢则夭壮,老逢之必盲聋也。

初年至老限俱空,壮健福不亏。
自初至终,所历限宫值空亡陷弱,若命元限主居壮健之地,衣禄则不亏。

限空原脱岁亦空,不可例言凶。
限星无主,既脱落,当生空亡之中。而行限又遇流年空亡,如此不可例作凶断。然其中亦有吉道存焉,所谓空尽最为奇。

空亡一诀少人知,阴阳分两推。阳宫灾祸应阳年,阴空减半元。
琴堂之论,专以空亡为要。且空亡有两推,有阴有阳,有全有半。如甲子属阳年,戌亥为空,则戌是阳,为全空。亥是阴,为半空。丑为阴年,则亥为全空,戌为半空。余皆仿此。如阳年为阳宫,其吉凶祸重,阴宫亦轻。流年空亡之法,亦同此而推之也。

其半仍要定真假轻重量,多寡。
真即实地,假即空亡也。轻为半空,重为全空。多则重,谓连空二三位,寡则轻,为减半及有真也。假如甲戌生人,有用星辰在申,为全空,乃得八字中日月时,有申字填起。若是酉宫,则为半空,乃空不尽,为轻寡也。又如甲申生人,有用星辰在午宫,为正空,更值戊子月及庚寅日。此三宫皆值甲申旬中,一连三位俱空,为重而且多也。
昼日夜月难一例,金鸣火终昧。日月无云则明,故昼生喜日空,夜生喜月空。又金空则鸣,火空则发,且金始终吉,火有时熄,始终凶也。

小限宫中起,生月,名为月限。诀循环逐一明灾,喜数周而复始。
假如甲子生人,戌宫坐命,遇寅年便从命宫子,逆数至申却值寅,则是小限。如五月生,即申宫起,正月逆行至辰,为五月,则是月限也。凡一年之休咎则在小限一宫之内。若十二月之吉凶,则又散居于十二宫焉。如小限在申,值恩星官福田财吉宿临之,是年必然发福。若杀难凶星值其年,必然灾祸。月限亦然。如正月看申宫,二月即看未宫,三午四巳,依宫逐月数周十二宫也。大抵比小限及月限值财帛遇生吉星则发财,见克凶星则破财,至兄弟则因人荐举,值凶则兄弟朋友乖,争在田宅。见吉则宅舍有喜,增进田业。遇凶则门户多事,家资破耗。在男女,见吉则生贵子或子女有喜,遇凶则子女有凶灾或损人丁。妻妾见之,吉则妻有喜,值凶则妻妾有灾祸。余依例而推之。

逢生遇煞逢凶吉,类应年月日。
生星为福,煞星为祸,各以类应。如木星则应亥卯未寅年月日时,金星应巳酉丑申年月日时,水星应申子辰年月日时,火星应寅午戌,土星应辰戌丑未,其为福之星。若贵人则于所应之期,荣膺趋擢,否则招进财喜。若遇为祸之星,仕进则降黜,庶民则破家退财,病者殒命,囚者遭刑。此法克应最灵,精之则无不准矣。

月为兄弟,日为妻子,息在于时年为身驾,依此取父母胎元记,主星各看居何地,虚实从其类。
此不以十二宫主为例,但取四柱支辰而论之。如庚申年即以水为本身,岁驾便看水星在何宫。戊寅月则木为兄弟,即观木在何宫。丁卯日,火为夫妻,审火在何宫。丙午时,太阳为子息,看所守何宫。己巳为胎元,则取为父母,审水星何在。其名星逢生坐实,及遇杀星逢空则吉。或逢克坐实,及遇吉逢空则凶。又以月管初主二十五年,日管中二十五年,时管末二十五年,必须推究本属虚实,及会聚是何星辰宿度。若吉星同行则以吉论,若凶星同行则凶,可知此与五星不同。

身命二星如相克,元机不可测。初末平分一百年,生杀细推研。
凡星研主星宜相生,宜比和,不宜克战。如相生则一世机之有大动用亨通,如克战则平生处置乖违,施为蹭蹬,其机深奥,岂浅见所能知。大扺人生百岁,则以命主管初五十年,身主管末五十年,其间生煞制化之理,又宜参详。假如命立子,以土为主,喜火罗,忌木气,此五十年元守,行限逢木气则凶,遇火罗则吉。五十年后属身主所管,如身在寅则以木为主,喜水孛,忌金星。流年逢水孛则福,见金星则灾。余仿此而推。

命弱官福马元强,虽荣不久长。
身命者,根本也。官福马元,枝叶也。大凡根盛则枝叶自茂。苟根本微弱,枝叶虽茂,亦不久也。如身命主星,无力,官福马元虽有用强健,不过暂时之富贵焉,能臻长久之福哉。

立命不定,或多移身,命主两岐,马入迁移,更祖姓身命人无定。
身命如居两岐夹界之中,如氐尾牛斗之类者,主为人心性不定。今日计于东,明日复于西,若驿马入迁移之位,及迁移遇身命之主,或身命被驿马迁移照破,必主平生作事进退,非出祖而过房,必移根换叶,不然萍梗之人他乡之客也。

妄想心高不满意,用神坐虚地。
身命,官福,田财及有用之星并守强宫实地吉,若陷空亡则凶。主乎困苦,心高而谋事多不遂意。

贵人禄马,官福同拱夹怕逢空。官福禄马最喜夹太岁冲,必发。
大凡贵人禄马官福之宫得日月,身命左右夹之,或三方拱之,极吉。遇太岁冲起,必发福。若日月身命夹的杀劫刃阴煞者凶。太岁冲动,必破败。假如庚午生人,申宫立命,福德官禄马在申,太阳在酉,太阴在未,及身命前后夹之,若限行其宫,则必富贵。或身命日月在子辰拱之,亦吉。又遇寅,太岁冲起,其年必发财禄。或值甲戌流旬空亡,又不吉。又如庚寅生人,酉为阳刃的杀,或命主日在戌,身主月在申,左右夹之,行限遇之,最凶。及逢太岁冲起,其人非刑狱则水火之危,必不免年空则美矣。

刃煞莫夹官禄乡,夹着祸难当。
官禄之乡不宜阳刃的杀夹之。若值煞难在其中而运限逢之,灾祸必不可当也。

前夹地尾后天锋,虽荣不善终。
地尾者,计都也。天锋者,阳刃也。壬癸生人,以子为天锋,若身命在未,计在午,左右夹之,虽荣恶亡。

金木为杀更坐杀,非命遭王法。
如丑命木为煞,亥命金为煞,若飞临空亡劫的羊刃蓦越之上,或三方拱吊,限道遇之,更流年杀曜冲刑者,必囚梏而死于刀锯之下。盖金木二星素秉肃杀之权,众煞更增其势,岂有不为祸者哉。

左右二杀月居中,仍看三日宫。
且如庚午生,立命子宫,太阴居卯,或金,或木,或寅,或水,或气,在辰左右夹之,必主自幼难养,多生疾病。何则盖水气为难,金为阳,刃为的煞,仍看三日之宫,以同论轻重。三日即生日后第三宫,如子日生卯宫是。或曰取太阳前三十六度为是。

前后二杀夹日月,身殃母有疾。
前后即左右也。若左右煞难日月居中者,生身多厄,父母多疾,并有克害。

灾多喜少凭何信,福曜居阳刃。
阳刃之煞在天,主屠戮:在地,专宰割。故为祸,尤酷。盖人之安闲劳苦,皆系福德之星,要居善地,斯能坐享荣华。若临凶位如阳刃之类,则平生侥幸而匪诚恪者矣。

阳刃的杀忌三合,拱命祸最毒。
凡身命二主及命限二宫俱要恩星吉曜相临,日月三方拱之则为享福之人。如值阳刃,劫的,恶煞三方拱照,主贫且祸。

三方见杀别无忌,祸福元中秘:对宫见煞别无灾,大概少舒怀。
凡恩杀吉凶之星,三方拱吊则祸福最紧,对照则缓。吊拱如申,子,辰之类,对照如子,午,卯,酉,辰,戌,丑,未之类,且人行限三方,见煞则紧,见恩则为福。亦 大对宫见煞,亦微灾且无害,见恩为喜,不甚妙。

前是太岁后是杀,小限宫中夹。小限,以立命宫逆起,子遇流年,太岁即止是也。
如小限在卯,太岁在寅,杀在辰夹之,如酉宫命小限在寅遇丑,太岁,而罗在丑逆转,火在卯顺,亦为夹小限,此乃真关。若人遇之,断不可出此年。小限之诀,已见前类。

体用克星相战争,便是此中行。
体者,身命也。用者,限元也。身命主与限元主同刑杀,相争战克于大小二限,太岁又冲照者,此限此年必死。

的杀阳刃须要畏,逢空胜为制。的杀刃蓦不逢空,限遇不善终。
凡的杀阳刃,其凶势虽可畏,若值当生流旬空亡,则不能逞其凶势矣。故曰:胜逢制。若的杀,阳刃,劫煞,陌越四宫无煞星居之,则无妨害。如值恶星临之,不逢空亡,限行其上,必有非横。

主煞坐实又同宫,妨处要当穷。
如甲子生于七月,以金为主,与火同躔于申,乃金旺火病之乡。又会起申子辰水局,则金势愈盛,火气失令,反为富贵。

主强须要杀无气,不能为我制。
主即命主也。主得令,杀无气,定为我制,则不能为祸矣。

杀星与主不两立,强杀主必失。
此反上文之意,以明杀强主弱,则其势不可受矣。

杀微得助愁愈盛,受制威难逞。
杀星得助,为祸尤甚。若受制则力微,不能逞其威矣。

若还有用不为凶,权重凛威风。
杀若有用,反假为权。子宫命木为煞同火在寅限乃限主逢生火罗有气此限必主有权特达。

土埋双女如作主,大胆力如虎。
土埋双女,木打宝瓶,水泛白羊,金骑人马,本凶兆,若为命主,反以吉论。主人心雄,胆大,气豪,力勇。

杀星守籍驾临忌,身弱长憔悴。
岁驾帝籍位,最喜星守占,如官福田财之类居之,更身命健实,富贵亨通。若杀星忌曜临之,更兼身命陷弱,因憔悴必为贫苦之人也。

官主虽强福主弱,好处多失脚。
凡官禄宫,福德宫宜俱强实者,而福主星弱,居官不得以享其官禄也。

杀星全没身命实,福好终身吉。
杀难陷弱落空亡,身命坐实,福星明健,一世安然也。

恩福明健主身高,坐实老英豪。
福恩身命四主星得地,明净高强,无杀凌犯,不陷弱落空,更坐驾籍实地,则其自幼至老,英雄豪杰。

一贵当权众杀伏,将相威风肃。
凡得一有用星镇命当道,则诸煞听命伏从,不敢逞其凶。犹一将当权三军,虽勇,谁敢不从其命令哉。

两般化杀不为忌,天禄并身主。
两般实时籍天禄及身命三主星也。如丙生人,未为天禄,辛生人,气为天禄,二人命安。子丑二宫,月在寅宫,则木气是天禄。又是身主,故不为忌。又戊壬生人,命坐巳申,月居子丑,计为天禄,又为身主,故水与同行,亦不为忌曜而论也。

忽然生煞同其局,向背分荣辱。
如子丑宫安命,土为主,火罗为生,木气为煞,若火罗木气同土躔于亥宫,木同在寅宫,火罗在箕度,木气在尾度,土在其中,谓之向杀,背生则辱。余仿此推,此法细微,宜熟详之。

凶星浑吉吉为凶,先后定穷通。其间转遇生又成,气象倍光明。
凡主,杀,仇,囚等星同聚一宫,其吉凶祸福浑然无别。须要定其进入之先后,及所遇得失,若恩先入居恒则以吉论。杀星进于先而得地,则以凶论。更得展转相先,不失次序,尤为妙也。

春金夏水变为囚,金命喜逢秋。
春金,夏水,秋火,冬土皆为囚曜,若用为命与令者,则又不忌。盖命得假为权也。

得令值杀杀为权,妻子福不全。
凡命元得令而值杀星,即用之而为威权也。盖杀为权者,主其人豪杰勇猛,志气轩昂,有果敢之勇,有决断之才,但只有克妻害子,而福不能全也。

其间却有元机秘,按图难索骥。
大抵阴阳造化之妙,非孤陋寡闻之士骤能深测之者也,亦非言语文字所能及,尽在员机默悟,潜心力学。若拘拘于章句之末而不能活泼泼地,是犹按画图而求骐骥,岂可得哉。

天地人盘识者稀,实可克生虚。
天盘即加盘也。地盘即通关也。人盘即元守之宫也。此虚非空亡之虚。此实非四柱之实。盖吊起为虚,元守者为实也。且加盘之法。如子加卯,复以卯加子,辰加丑,巳加寅,累累顺布于十二宫也。若夫通关之法。丑通寅,而寅复通丑,子通卯,卯复通子, 循循逆转十二宫也。若克生虚之法,如子宫命,行寅限,若遇木为凶祸。若得加盘巳申之火,通关丑上之罗,乃是伏恩以化难,反为发达之地矣。若得二宫而有金,则能制之,难灾不大甚而稍轻也。若有水以助之,为祸则亦深矣。其或巳宫有木,丑宫有气,限至于寅暗逢,其难必致于灾危之事也。但得金在于寅,则能制其恶,而又且为吉福之限矣。若使寅宫得其水星,则为党也。助其凶杀且为祸甚远也。更重得火星为化难,其祸则又轻矣。余宫遇有此等,仿此推之,不可拘泥于一端而无通变也。大抵天地盘为虚,人盘为实。而实可生虚克虚,则虚不能生实克实也。此琴堂虚实之理,元妙至精,非儒者不能变通。

并无恶煞云何灭,天机安可泄。
身命二宫并无恶煞,大小二限亦无凶曜。而忽然有死亡,必是吊盘之上暗伏拱夹,中逢忌曜。

命限堂空反致发,吊盘中间活。
当生,流年,星杀俱照,身命限主吊盘。主暗加生助,恩星照助并流,阳阴解援。禄马贵人照印,故致吉也。

生曜临官禄作殃,暗地受其伤。吊身吊限亦吊命,祸福明如镜。
凡恩临,官禄,福德,本吉,今反作殃。是必吊盘中暗受刑伤之故也。非惟二宫为然。若身命限宫逢吊盘,有生助克制,则为福为祸明白可断,犹镜之照妍媸也。

天地盘中元又元,神仙妙不传。左旋右转合乾坤,星离取次论。
天地盘解见前。此盖申上文之意,谓其元妙,非凡庸所能测,乃神仙不传之秘。左旋天盘也,右转地盘也。星离者,乃十二星宿,各随之而左右旋转也,

吊起飞来明此理,泄却天之髓。
此亦申上文之意。如加盘上有星辰,皆能吊起照临,暗合飞来而神功妙用,实难测也。若克明之,而造化根原尽呈露矣。非泄却天之髓而何。

世人开口重为官,提起与君看。为官须要福基厚,福薄则难久。
凡星家莫不以官星为尚也。殊不知为官须要福德宫,遇吉逢生,坐实高强则能享悠久之福,乃为贵也。若根基浅薄虚弱,虽荣华亦无久远之传也。

天官守照日月,扶恩近相中书。
天官即官禄也。若独守福德之,宫而得日月,左右三方拱夹之,更同恩星强实者,此宰相执政之人也。

恩星扶官身曜明,位任执权衡。
福星拱夹官禄主及身星明健,或坐驾帝籍之上,命主高强。或近帝座,或出入禁闼,任权衡之职也。

官福居垣主受生,金殿玉阶行。
官禄福德居垣坐实,如命主受生,乃为近贵人也。

阴阳左右递逢主,朝中贵朱紫。
日月居身命,左右引从。或夜生身命,主从月。昼生身命,主从日。必近侍天颜司权要之人也。

禄马夹身还夹命,马首朱衣引。
禄马拱夹身命,主坐实。不落陷宫,主高强,必大贵。

身福恩官俱宜看,无拱三品断。
身恩官福得地有用,则贵无疑。然无日月殿驾拱夹,亡劫的煞佐使,所以不得在公卿将相之位矣。

六曹五品四品宣,身禄近君前。
六曹,六部也。凡仕进在京职位近清光者,必身命官禄岁驾,随太阳而亲近君位也。

六曹以下京官走,身禄居君后。
京官散职以下而近天表者,必身主官禄。居岁驾之后殿籍之中,身强福厚,则又能享隆盛之福也。

宣官三品不居京,君侧欠恩星。
宣官,古之诸侯,今之节度使及宣抚之类。然品位虽高而不立于朝廷之上者,乃太阳殿驾之侧,恩星所不到而身不临。

府州县职俱守印,四正官星紧。
守令之职上应列宿,故得。掌印职而居于堂上,必身命官禄。四主居四正强宫,则如是。否则佐贰杂职,佐贰辰戌丑未,四正子午卯酉,杂职寅申巳亥,仍宜看虚实审强弱也。

煞杂流空身福奇,马陷镇边陲。
大臣将相之命,必多合格,必带煞曜。然格局虽好,而煞被流旬空亡。身命虽奇,而马落陷弱之地,即此封侯万里者也。

贵人不必看生星,合格正高明。
贵人之命,专看恩官。身命俱强,坐实合贵格。如殿驾夹拱命,日月拱夹,水孛扶身印之处是合格也。

五星格局最颠倒,若贵阴功好。身命限途皆宜取,不发观风水
凡日月五星无情散乱,身命格局皆不吉。冷淡致身官,贵坐享荣华者,必阴功之所扶,祖德之所荫也。又如命宫官福总宜限逢,星辰咸利,并无发福之期。又淹留困苦之者,莫非风水无气,宜深察之。

士夫功名要问,除催官天马俱催官天马。太岁吊合杀,方迁调。
凡仕进迁调,须看催官,天马。若二星得太岁,月建冲动吊起,则是年月内恩波之宠可望。若又难曜恶星三方拱照,则迁调矣。

催官天马在阳宫,东南食禄丰在阴。其年必西北,此论真奇特。
此专论流年太岁。若天马,催官逢子,寅,辰,午,申,戌之宫,其年职任必转东南。逢丑,卯,巳,未,酉,亥之宫,定西北府县也。如论道里远近二星在四正中,则京畿直隶四墓地一二千里,四马乡三四千里也。

官福拱财身得地,既富还能贵。
官福二星拱夹财帛主,及财宫居强坐实,则因富得贵,纳粟奏名而起也。

阴阳坐镇看夹拱,田财官福耸。
日月守宫最喜夹拱。如遇官福二星则贵,在田财二星则富。若值四柱支辰拱夹,尢为妙。

身命主居官禄良,帝籍号天堂。
凡身命二主最喜居官禄福德之宫,合此则富贵。若居帝籍时支上,此谓之身命镇天堂也,最利。

生曜行随日月明,金玉必丰盈。
生曜,恩星也。或日或月与同宫共度,居强坐实,分明有用,即富贵也。

财曜田星互换守,富贵真稀有。
田财二星相互换,不空无煞难,则富贵之最者也。

富人之命胜为官,田财二主看。
凡贵人清高安享福禄反胜享爵之贵者,此必田财三星逢生坐实,居垣得地,或日月拱夹之也。


吏曹之人祸福专,刑害见伤官。
凡吏胥之人,以作福作威为己任,故必身命带刑害,杀星伤官禄,主曜居陷弱,又变克制,或身命与生杀同行,逢刑无救,所以有享用,亦有刑害也。然吉则由之而贵,凶则由之而刑丧,不可不知也。

刀笔常招上贵怜,身倚玉堂前。
玉堂即天乙贵人宫也。刀笔之吏而得名。公巨卿爱而宠之,必安身坐命于贵人前后左右也。假如六辛生人,午寅二宫为玉堂,太阳为贵主,若身命立于丑巳二宫,谓之傍玉堂。若与太阳同宫,谓之倚贵人。此必招上贵之怜也。又如六庚生人,丑未为贵地,申宫命即被飞入未上安坐,或三合木对照丑上之贵人,必招贵人之憎恶,虽得傍贵,乃 鞭背之待也。

坐贵向贵杀守命,刀笔操权柄。
吏人之命坐贵向贵,而煞星来向命者,此刀笔之权。

白虎带煞入命时,公门多是非。
太岁前第九位乃白虎位,若同杀星入命宫者,必多招公讼是非之事。

坐贵带杀格局好,主陷为僧道。
杀即亡神劫杀的杀羊刃陌越也。或坐命其中,或身守其上,或与身命同宫,皆是好格。如计罗截断,漏出有用之星,日月拱驾,金水会蛇,月居闲极,太乙抱蟾之类,合诸格而带前诸煞者,此将帅武勇之命也。又如主星陷弱,独立无辅,身命俱空,一月得所者,此林泉之士无疑矣。又如建节封侯之命,必合格局,多如日月拱夹,一星伴月,金水辅阳是也。比若富人五星日月拱夹,田财身命入财帛田财二星,居垣互换,计罗截断,漏出田财是也。
女冠师尼主星多陷弱。或守疾厄相貌之宫。或华盖守命孤气临身。或命立夹界,无分晓之所,所以一世孤寒无托也。住持僧道与吏胥同,亦有权杀只,命落空陷五弱之宫,官星空陷,反背孤寡,星犯身命太岁。如庶出过房入赘,多身命宫及身命主临四马之地,或坐两岐之中,所以事多更改,身心不定,难为妻氏,紫华盖,主庶出克害。不然林泉之客也。虚实分明白。辰,戌,丑,未四位为华盖,凡立命四宫,多僧道之流林泉之客,主克害。若身星与紫气同宫,居华盖之上,亦然。仍宜看虚实以断之也。

孤寡休囚罗计克,多为僧道格。
僧道之命,身居孤辰寡宿之间,休囚冷淡之处。略无生意及单罗独计,一木紫气照命者,尽然。

地驿余奴前后拱,执鞭为仆从。
地驿,驿马宫主也。余奴,气孛罗计也。如寅生人,戌命水为马元罗,余奴在酉,水在寅,是前后拱。余仿此。

贫穷何用专权杀,妙法须求活。
贫穷之命不必论星。若身命财福落陷,更合贱格。如身命居奴,奴星入命之类是也。

命坐长生身坐虚,非吏亦非儒。
官福田财失所,无气命坐长生,身落空亡,必自暴自弃无定之人,艺术之士。

命空身空限全弱,头白鸡窗客。
身命限主空陷失地,乃皓首穷经,终身草茅之士也。

禄居破碎劫冲时,贪酒又能诗。
禄居的杀之中,劫冲时籍之地,则贪酒能诗之士。盖时主文章逢冲则发,禄主酒食遇破则贪是也。

平生一文不能聚,财陷的刃据。
田财二星陷弱劫的阳刃据二宫,则尺帛贯钱莫聚。

财福重空田宅无,奔走口难餬。
财福二星既值当生空亡流旬,又空乃重空也。若田宅星又空,虽奔走蝇营徇禄而衣食亦不能足也。

身命俱空魁独露,艺业多辛苦。
文魁星居强,坐实守照,身命主俱陷弱落空,纵有谈天论地之奇术奇艺,亦未免辛苦艰难愁叹也。

身居闲极命天德,交情容易合。
身居闲极,命坐天德,无煞难相侵,则重义轻财和气。

杀星守貌福刃并,谋害没人情。
相貌之宫乃人性情之所,钟善恶之乡也。吉星照临则为人君子。若煞星来据,更与福德阳刃同会,必寡情薄德不仁也。


狐星乌宿性虚灵,杂学艺多成。
狐星,心月狐也性最灵。乌宿毕月,乌性能预知。然人身命逢之,主聪明博学精通艺术之人。

福财身命入迁移,兴贩是施为。
福财身命四星入迁移宫,则兴贩经营而是用也。

水木同行财帛宫,舟楫往来通。
二星居财帛实,则江湖之客落空,把梢舵之徒也。

金星与木主同宫,风斤月斧工。
身命主同入田财宫,必操绳墨弄斧斤之人。坐实得地,亦能因之富贵。陷弱空亡,则奔波劳碌者矣。

水德若同身命陷,音乐井渔染。
水星同身命本为吉用,今乃落陷失据,则不能为用矣。非作乐音技之徒,即渔夫染匠之辈。

生逢太白入天财,绫罗惯剪裁。
金星入财帛,身命官福失陷,必裁剪之人,亦能富也。

主来伴月夹荧镇,陶冶知前定。
或身或命,与火土同宫拱夹,陷弱宫陶冶之流。

木弱如还遇火金,铁石艺中寻。
木星为主而落陷弱之宫,又逢金火二星同守命,或入田财宫,若非攻于金铁,是必治玉石之人也。

木气二星到财帛,竹木艺为业。
二星同入财帛宫,得地则商贾之人,失陷遇凶则工匠之辈。已上数格遇人之命偶合此格,乃如是断之。非谓此等之人合此格,然后为此艺也。仍须看虚实强弱以定断之,不可胶柱而鼓瑟也。

妇人看身兼福德,子息与疾厄。金水虽清淫贱,木命荣大显。
金水乃酒色之星,妇人不宜见之。若寅亥安命,得金水清白,主招荣显之夫。他宫安命,金水虽清,多为侍妾使婢之命也。大抵妇人之命,要身命福德田财夫子诸星居强坐实,不落陷弱,则能富贵。疾厄宫有好星曜,无煞难克制,则无产厄井刑害。若夫星坐闲极,必为夫所弃。背坐迁移宫,夫多出外,或嫁远乡,或值禄星入奴仆,主自喜。庖馔安命临官冠带者,乃巧媚妆饰,体容娇态,每好纵情于春花秋月之下。若会咸池驿马水孛同居,多风流淫佚,暗盼私通。否则重婚再嫁劳碌。若得官禄田财有气,虽享富贵亦不贞洁。更逢水孛火罗阳刃,主血光,或侵犯身命主,或争战身命宫,轻则血光缠身,重则生产丧命。大凡妇人喜太阳守命,若夫星陷弱,必夺夫权,心性悍暴,为女中之豪。伯夫宫即男命之妻妾宫也。

福星不起身居二,富贵荣闾里。
女命以福德身主为要,余星次耳。如福德不起本垣,太阴居财帛,逢生坐实,必富贵光于闾里者矣。

身星守贵坐禄强,荣富足衣粮。
女人之命以身元为重,命元为轻。若身主坐实,临禄驾籍之上,更官福二星好者,必能荣夫旺子,安享富贵福禄矣。若身临煞难,坐于华盖之上,及疾厄之宫不好者,主痼疾缠身,孤独之命。

身命坐马却煞冲,孤独更贫穷。
身命坐驿马之宫而被劫煞的煞冲照,必劳碌孤苦。如戌生人,命坐申木为劫,若在寅为劫煞对照矣。

奴仆余奴马上见,奔淫为下贱。
如寅午戌生人,马在申,若寅宫安命,与金同守申上是也。余奴依此。若犯此格,虽富贵亦淫贱也。

主脱若会咸池马,花柳丛中雅。
身命主空脱,若会咸池驿马二星拱夹,多主淫贱。

咸池星守驿马宫,女淫生产凶。
咸池即桃花杀也,如寅,午,戌,卯宫。火星乃咸池也。若寅宫安命,火星居申,却是咸池守驿马,必主奔之贱,而有产厄之凶矣。余皆仿此推之。

马星若守在咸池,酒色性无期。
如申子辰生人,马在寅,用寅木星是也。若亥宫命,木星在酉,必好色贪淫,性情无定。他仿此。

阳命见之多薄德,性好贪花色。更兼名利两无成,带杀主遭刑。
即上文之意。若人犯此格者,不惟女人为忌,男命见之亦不宜也。决轻贱贪淫,利名无成,若更带杀克身命者,必因事而遭刑戮者也。

紫气一星赶月明,妻克子螟蛉。
气星独随月而行,克妻害子,虽螟蛉亦难招也。实则应,虚则否也。若寅午戌三宫则不然耳。

值刃伴身生日支,妻子早分离。
凡月到阳刃,随身主坐于四柱中日支之上者,必难为妻子,或妻有损害,或子有伤残,纵吉亦不免于乖争反目之诮。

妻星遇难又逢直,三次明花烛。
凡妻妾星飞出与难星同宫者,或难飞入妻妾宫而遇直头之星,必主克妻有两三重矣。

鱼女之宫太白来,珠蚌毓双胎。
亥为双鱼,己为双女,二宫皆含双意,必产双胎之子。如辰酉时生人,柱中时管男女,辰酉二宫属金,若金星居于己或亥,以此论之。

男女宫中日月来,必定损头胎。
此男女宫中,更逢日月到,定难招头子,先损后成。

小儿只要论关星,直难犹不应。
大凡小儿之命,只论关星及童限难星,直头星不足虑也。且如正二三月生则日月为直头,盖日月乃天地光明之至,日月守命乃所喜之星。如午未二宫安命,日月乃为命主,岂有主肯自为祸乎。又如五六月生人,火为直头,只辰酉二宫最忌。若卯戌二宫又为主星,子丑二宫又为恩星,岂可一概而论之,以为杀难哉。此宜详审。

流旬空发有神通,此本名为御史空。纵有恩星俱到正,一时空了欠从容。
假如甲子年则戌为空,乙丑年则亥为空,要阳年空阳宫,阴年空阴宫,虽有凶恶星杀到此,则虚无冷淡,何得以从容施其刑宪哉。此至论也,不可不察。

斯文本是神仙诀,术人休漏泄。此乃术中元,非人切莫传。
此篇作于唐而秘于宋久矣,岂术人不传。盖由不得其人,故不妄传耳。故曰非人切莫传也。予观五星并四余之秘,颠倒错乱,载于经书者,孰得其传焉。今之术士只以度数宫分而推其拱夹,颠倒反逆,空陷全未究也。看命焉得而有信验耶。




《琴堂虚实五星序》
 
琴堂虚实五星,术家独称验于我朝,余取而细读之,见其议论活泼,理趣深邃,姑举其大者:如本四住以定三盘,分阴阳以辩虚实,倒五行以论生克,补地煞以配天曜,随国运以验人事,乃发前贤所末发,而琴学所独得者。通载博而寡要;总龟详而无体;殿驾意圆语健,而道则未尽;望斗理复词重,而识有未融;耶律传自高鹿,颇有发明;乔拗补出邓史,亦多旨趣,然得失互有,吉凶难凭。若琴堂识玄机之幽隐,泄天文之骨髓,推人富贵贫贱寿夭,无不奇验,可谓兼诸家而独得其妙者矣。古今一理,百世可知,又岂特用于今而独验哉。余病近世刻本脱漏不全,参差失次,乃取家藏全书,合玉板之旧琴堂注解,得一行之心,共六十四条,分为上中下三卷。六十四条备卦数也,上中下三卷法三才也。于乎论人命而不究五星,论五星而不精琴堂,是犹卜筮者而不考之易也。欲断吉凶、明祸福,不亦难乎!余非专门者,然于琴堂独观其深,间试诸缙绅命,其术颇中,与子平相为表里,学者宜细详焉。易水育吾子识。


《虚实五星源流序》(兹叙余笔削润色,非尽季公元旧文。)
昔唐玄宗朝有高僧号一行者,乃郯国公张公谨之孙元素之侄。隐居篙山,精天文星历术数之学,尝测影定候,作气盈朔虚岁差之法,以补历家之末备。又作星术书十二家,誓曰;国兴书则现,否则隐。其术以为日月五星皆积气动物,行度有迟速之不齐,军转有舒缩之或异,历千百年自是不同,必当随时占候,立法观察,以求合乎天道之自然。人亦积气中之动物也,气运有否泰,世道有升降,人之贵贱寿夭吉凶用舍,其机之所系,命之所遇,咸有经常时义之道焉,逐可据一定之法而概论哉!末学支离,胶今泥古,往往多按图索骏,遂使先正至精至微之学,不信于异代,良可叹息。洪武六年秋,予不敏,自福州府长幕获戾系御史狱,值蒲寇师来,复以说法忤上意,同待罪。及至夜四鼓,天忽大风雨,雷电交作,余因感天道,与师极论世运古今气变升降不同。师选出是书以授,作而言曰:是书,于昔得之天界寺古佛殿壁箧中,其源流则传自青城僧灵椿,椿传之江西僧普澄,澄传之四明僧慧月,月又质诸西竺国师耶律。耶律逆知四十年后气运转南,至我朝而后验也。慧月卒于天界寺,忻公伶其用心之勤。藏其书于箧,悬壁间以候后之有缘者,予始得而广其传,然岂易得哉,子其识之。余谨授教,经今六年,用之多验,十一年冬,予以言事,由青州府佐幕左迁柳州别曹,假道建安,寓学宫之西轩,以病留末行,获与校官叶季原商订此书。季原素颖悟,见即喜其理之有源委,请予以书传授之。阅月,予将别去,季原虑予行之速也,复邀同志杨文叔聚精研华,每夕继烛共沦,甚相契合。因以教外别意,篡成杂诗二十六首,着于七五赋之末,仍书其所得义理,讲贯之精,气运变迁之详者,冠于七五赋之端,使异日学者知其源委,不流于支离,知其经变,不泥于固执,庶信此书之理传于方外,出于斯文,合于性命理气,会于世变推迁,各极其归趣之止,非止于术家之一技而已。洪武十二年正月十九日前乡贡进士、括苍龙泉季董宗舒序。

 



如转载请注明来源:周新春易学网 http://www.d5168.com/
免责声明:本站有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内容的真实性,准确性和合法性,本站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


上一篇:看星节要八十三条

下一篇:括苍季宗舒琴堂五星总断



最新文章
 
最热文章
 
1
咨询热线:13973952413

周大师微信:

在线客服